[隱藏]

05廖五房的六種結局

詔安版《西螺廖五房》編劇手記/節選
文|劉南芳

《西螺廖五房》是一次很特殊的編劇經驗,過去我寫過許多「械鬥」、「饒恕」、「和平」的主題,「如何化解衝突?」是編劇最終要面對的難題。記得《桃花搭渡》的劇本寫得很快,劇終是「犧牲」帶來覺醒與和平;事隔十幾年我再一次面對「械鬥」卻陷入很深的猶豫之中。或許是隨著年歲漸長,我發現這樣的衝突容易發生、但是並不容易解決。
.
這齣戲寫到最後一場的時候我陷入很大的困境,我寫了幾次,導演、音樂作曲都不滿意,我真是絞盡腦汁,前後兩個月一籌莫展。感謝俊宏、修平他們花時間和我討論,提供我一些新的思考,在排演將近尾聲時,結局才終於塵埃落定。
.
鄭用錫《勸和論》一文中認為台灣的分類械鬥:「其禍倡於匪徒,後遂燎原莫遏,玉石俱焚。雖正人君子,亦受牽制而朋從之也。」這個說法令人深思,因為最終涉入械鬥的其實並不只是匪徒、而是許多受過教育、重視傳統的正人君子,他們放棄了自己的學養、理智,為維護宗族的名譽、利益、甚至存亡而鬥,最後無一倖免。
這就是我在詔安版《西螺廖五房》最終想要呈現的問題。當我們處在「復仇」的洪流之中要如何跳脫?崇尚「傳統」和「宗族」是維持倫理、團結進步的力量,但是一旦面對「非我族類」的對峙衝突,這個力量瞬間就成為「洪水猛獸」,如何能帶領族人走向和平共處?
.
就像劇中廖慶獅所講:
「冤家宜解不宜結,那如果已經打死結了怎麼辦呢?」
.
歷史上西螺「三姓械鬥」結束的原因並沒有清楚記載,只知道田園荒廢、族人遷徙…留給後人無限想像的空間。歷史可以淡淡結束,但是舞台上的《西螺廖五房》要如何收場?這次我前後寫了六個版本的結局,不斷地推翻重來,設想著自己處在1860年的時空中,面對著種種的暴力、尋仇、陷害、報復…,今日的舞台上大家可以看到我最終的詮釋。編劇真的很難啊!